今天是:2020年7月11日
所有信息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本地新闻 - 积分说明 - 全部分类- 帮助中心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最新新闻
1  咸阳市信天游文化促进
2  咸阳市信天游协会举办
3  咸阳市信天游文化促进
4  简讯
5  不忘初心 
6  召开了各团队领导会议
7  咸阳市信天游文化促进
8  协会内设机构负责人名
9  咸阳市信天游文化促进
10  第三届秘书处第一次会
热门新闻
 咸阳市陕北信天游文化 555007
 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实施 541599
 心理咨询 399099
 咸阳市陕北信天游文化 292210
 视频: 刘 277616
 咸阳市陕北信天游文化 277083
 协会特邀顾问著名书画 275122
 咸阳市陕北信天游文化 274198
 黄土画派创始人――刘 270377
 视频: 刘 230214

新闻中心  

陕北方言对话练习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1-8-22 15:48:53 阅读:30094次 【字体:


                                        对话练习

  猴毛娘的:耶黑地我梦着我们猴毛寻了个碗到锅里捞捞饭,哪锅脑头上就卧个老黑蛇,把我激得,一下给醒了。
  蔡家的:哟,你咂是不要激了么,阿儿都说你们猴毛寻下活了,还能吃不上?
  猴毛娘的:唉,我常就梦着猴毛不是在山里受苦,就是掏石炭,就楚的,难活死人咧。
  蔡家的:娃咂是不盛着咧,你也差难受些,婆姨也好寻咧。
  猴毛娘的:耶儿里浮山上刘家的还过来说她姑舅的二女呢,我一满没见过。她还说你快些给她回音,她等着呢。
  蔡家的:那婆姨就会卖青杏,那家二女不是说给水沟坪卖粉汤张家了吗?
  猴毛娘的:哦,我差说了,是阿儿家三女。
  蔡家的:嘘,说低些,孙子的在窑里睡着哩。
  猴毛娘的:哦,我jiāngjiāng(将将)捣门没吓(hà)醒mú(模)娃吧?
  蔡家的:没有,mú(模)娃耍熬咧,半晌醒不来。嗳,寻(行xíng)这个活费了吧?
  猴毛娘的:唉,伤了老肉还不够,到处打挠,儿个jiān(肩)下(hà)一河滩饥荒。不晓多会儿能还上。到时候让要帐的都cào (操)烂干了。
  蔡家的:猴毛上班了,一个月挣伍百大几,伍佰的伍佰是壹仟,一年六仟大几,用不了一年就回来了。
  猴毛娘的:我这个老生生做营生可木囊了,老子的平时可馕说呐(né)咧,儿个还不是跟老子的一qiú(丘)咯般般的。就怕出咯了为这让人再克搭上,受死咯耶,我一想起这个都能嚎下。
  蔡家的:你就是能逗诳,瞎(há)说流道,娃到了好处了你还是zhóu(周)个。放心,阿猴毛可有汉性咧,那次不是把后庄那个布榔榔脑压(nià)到钵子里头美美给捶了一伙么。
  猴毛娘的:那个灰汉是扬土gàng(罡)灰气,灰敢大。再说后庄那二狗杵眼子就会瞎杵事,瘦杆子还排开人的不行,寻得挨打哩么。咱说正事哩,你说猴毛是我幸大的,我天天把呐乖哄上,你说这一出门,衣裳恶水了,谁给他拾刷呀?
  蔡家的:哟,娃娃长得又排畅,人又展堂,酸曲唱得一沟一洼的,赶你知道倒给你把婆姨引回来了,你值熬煎哉?
  猴毛娘的:寻汉是寻饭哩,猴毛可是个糊拉鬼了,有两个都跟上朋友拜式的整败咧,解不下攒钱。我往家里乱了,呐(né)往外翻哩,就可瓷了,以后吃亏可要吃结实哩。
  蔡家的:你就duàn(段)得少让那些娃娃来。
  猴毛娘的:咦,你别说,这次问活儿还多亏了一个朋友,正好碰上个茬系。
  蔡家的:天造下个什嘛人就有个什嘛活法,熬煎什嘛哩。哟,mú(模)娃嚎上咧,我看咯一下,哦,nüénüé来咧,不敢嚎么……
 
解 读

  一、古语今读
  1.石炭。
  炭者,木炭也;石炭,有木炭性能的石头。哪种石头这么神奇?煤也。详细记载最早见于《梦溪笔谈》,北宋。
  2.杵(chù),杵眼子,杵事。
  杵,粗棒子也。这里名词动用,古语寻常之事。非为古人喜好繁缛文法,静则为物,动则为事。性本一如,心动呈象,古人拙朴,语出简明,但能明性,岂爱繁华。所谓名词动用乃今人以本我姿态认识古人之辨途耳。为寻正道而识标,为识标而立新标,标众而性匿也。老子曰守性而自明,不知何为守性也。杵,此意为用粗棒子(戳)也,当然从效果上看这相当粗鲁,只具有破坏性不具有建设性。于是谁喜欢瞎搅和事,在张面前说李,在李面前说张谁就是在杵事。这人就会被人称为杵眼子,因为别人不想见他,看见他就像是什么朝着眼睛来了,满门子的不舒服,这个杵眼子。
  3.猴毛就楚的,难活死人咧。
  楚,外形扭曲,内心挣脱。表情肌腱在眉头的标志下呈现出往印堂穴凝聚的状态,愁苦而萎靡的神色。义同“蹙”,古语变音。
  4.蔡家的。
  曹雪芹把赖大的媳妇叫赖大家的,也不怕别人会说这妇人有损公肥私的嫌疑。蔡家的就是这庄子里姓蔡家的婆姨。纯粹的北方方言活化石。
  5.逗诳。
  说笑话。来自佛家的“打诳语”,历史遗迹也。
  6.钵子。
  坑里头。类钵子状也。钵子亦是古语,引申为坑的口语更是老话。
  7.幸大的。
  宠大的。宠幸本一,义无返顾。
  8.你值熬煎哉?
  你为什么要发愁呢?以哉为疑问语助词的用法如今只有古文才能得见。
  9.解(害hài)不下(hà)。
  不知道,理解不了。
  二、乡音旁解
  1.猴毛娘的,老子的,孙子的,伍佰的伍佰。
  名词后加“的”并非表物主代词如英文的mine,their,示义“我的”“他们的”,它是人称代词本身,即I,they一类。故此“猴毛娘的”即猴毛娘,“老子的”即老子,“孙子的”即孙子,“伍佰的伍佰是一千”不是犯了一个500乘500等于1000的算学错误,而是“500,500是1000”。“老子”是对已知某人的父亲的一般称谓,非陕北男子蛮势不羁,开口就要给人争个老子之风习也。
  2.我们猴毛。
  猴毛一定是家中最小的,又是父母的宠儿,因为陕北方言里,“猴”者,小也,“这是我们猴的”,就是说这是我家最小的。毛是父母对孩子的爱称,父母疼孩子,恨不得将孩子猫猫狗狗都叫遍。陕北人直接叫“毛”,意念中毛绒绒的小动物全都有了,想成啥是啥,不爱啥就不是啥。所谓不守其一而得其所有,佛曰无有法,亦无无有法,则法身如舍利子不垢不净,不生不灭。意指总比有为要得到多一些。
  3.我们。
  你见我们婆姨了吧。这婆姨绝无共产共妻之嫌,陕北人绝少说我的这样的词,我们就是我的。这样的混淆可能会让一些没听明白的人窃喜,继而懊恼。还有比这更让你费解的呢。
  4.你快些给她回音。
  不是正说着又跑题了?你是谁,她又是谁,好像是谁都不对。这句话的意思是刘家的说“你快些给我回音”,或刘家的说让我快些给她回音(语述者猴毛娘)。规范语法的直接引语和间接引语之分在这里没有意义,他们一语涵盖,你真是没法听懂,然而只有你提出来了,他们听了半天才会说,噢,真的,我怎么没注意到呢。语言本来就是一种对思维的理解现象。为什么英人说我饿得能吃下一头牛要说,I am so hungry that I can eat a horse。在日语中,所有的完整句子都是:主语+宾语+谓语。所以你会听到:“你的,土八路的,是的?”所有的怪异都是因为此体彼体也。因为你要学习美国的先进科技文化,所以先完全接受英语是一个不必讨论的前提,当然在此过程中你是怎么克服掉那死死活活的心理障碍的那是后话。再古怪的意象你只能调整自己去接受,当你成为主体而学习者趋之若鹜时,你不乐意的别人的语言就开始自己走向消亡了。语言是一种理解现象。
  5.激得。
  大多数情况下其意相当于急的,但急的只是一种一叶障目的方便说法。急得,似为某一事目的不能实现而无主,而激得是自身一下不能适应外状的身心反应,等同于心理学的应激状态。陕北话因为没有太多政治文明衣钵下来的虚实缠绕的含份,所以呈现出光洁简明,直指意识的还原,偶而出现与现代科学名义上的重合也不值得咨嗟一番。
  6.Cào(操)。
  略像“吵”意,但主要用来描述一方对另一方的无休止的纠缠。“你不给娃钱,娃把你都cào死了”;“领导不给咱分房,咱cào他狗的走。” 这些方言只有音而没有字,它也许是少数民数的语音遗留,也许是汉语字音字意的演变(cào,不排除是“吵”意义外延的扩大),总之不能定论,于是本文只以音示,不敢妄以文字确现。
  7.咂(zà)是,儿个。
  这下。你们猴的也结婚婆姨了,你咂是任务完成咧。为什么不是“这下”而是“咂是”,而“这下”与“咂是”的用意与用法又完全一样,都正确。语言是意识的光亮,汉语大的语法习惯又比较一致,实存而名至也。“儿个”意为“现在”,思路一致。
  8.盛(chéng)着。
  无事状态,相当于Let him be,或者Keep him alone。
  9.耶儿黑地。
  昨天晚上。
  10.耶儿。
  昨天是也。
  11.阿儿。
  意指别人,人家。
  12.Duàn(段)。
  站在原地不动的驱赶,与“撵”字不同。“刚才院子进来个牛,我把它给duàn走了”。
  13.Jiāng jiāng(将将)。
  “刚刚”的变音,汉字传义不传音,土著人以自己的发音采纳新语言,顺承之事也。
  14.Nüé nüé。
  奶奶。
  陕北在北魏以前以匈奴、鲜卑、羌等民族为土著人。北魏起,这里的居民和国家长远的统一稳定政策一起壮大发展,多民族趋就熔炉文化,逐渐消失了各自民族的一些虚饰,放出人性本质的光彩。对天地人伦的理解与执行中展现出了更合适生命之道的群体契约。然而陕北此地气候与地理环境为天府之国的汉人所不敢与不嗤,于是,今天在历史中习演,总是出去的多,进来的少,——塞外文明就这样区域性地坚守下来了。生命的自如感没有因为完全的学习进步而异化为外邦文明的蝉蜕,时尚与媒体的煽情掀不起陕北剪纸的一个边角。外地人尽管暗自嗤笑这古怪的音符和说话如绝断绳子般爆烈的音响(此乃秦时就有、如今仅存的入声字读法),而陕北人说起本土话来却鸣钟般响亮,歌唱般舒展;听到这样的声音,便听到了来自良知的厚道与载丰,出入释然,自在于生存的无意识之中了。
  15.梦着。
  你有梦见,我有梦着,本义一致。你说吃着真香啊,陕北人说吃见猛好咧。反正一样。
  16.受死咯耶。
  受死人啦。什么是受,一切令人不舒服的忍受都称为“受”,再直白一点可译为:要难受死了。“咯耶”,音节语气助词。
  17.布榔榔脑。
  长而椭圆形的头,这里是借代用法,指长这样脑袋的那个二狗。如果有十个人长这样的头形,那么只会有一两个是布榔榔脑,为什么?因为意在语先,语在事先,说你是布榔榔脑,是把你和布榔鼓等同起来,意示你这个晃脑小子,没正题又缺心眼。这是语象与意象结合的范例,潜意识的杰作。
  18.那个恢汉是扬土gàng(罡)恢气,恢敢大。
  那个人是耍二杆子哩,没脑子的胆大。恢者,无限广大,大则大矣,大而无道。Gàng,烟尘徐升,这里将“恢”的气质形体化,并让它在发生中展现,艺术精神的内涵一以概之。
  19.糊拉。
  一种渺视界线的人生观,什么也不在乎,如糊拉汤的性状。
  20.拜式。
  结拜弟兄,后指朋友。
  21.我往家里乱哩。
  乱,指以说不出的形式拿取,顺手牵羊,混水摸鱼等非正式渠道获取皆属此类。相当于“我往家里捞东西哩”。
  22.zhóu(周)个。
  这么个,如“诉之于法律”演变为“诉诸法律”,语音革命语法。
  23.嚎。
  宁夏寒漠,天玄地荒。吾尝远涉于此,见一妇人猛掴一儿脑后,路有正义而不快者,叱曰:汝一长者,虐童若是,岂不耻羞?妇人愕惊住手,继而仰天长嚎。刹那间,浩渺惟余天地、伊人与这嘶啸。路人惊惑震怵。长嚎间自有分说:吾拾弃瓶十余,皆被此儿掳去……路人四顾无主,直将手中未尽之瓶遗予妇人,目者纷纷效之。遂雷住雨干,云影放亮,妇人怡然,各人自行其事了。
  此谓之嚎。塞北人说“嚎”,不说哭。嚎是个体向天帝的通灵,不平与无奈一息讯达。哭,则抵胸克声,以荣誉的住守维护心伤(虚荣)。此乃以伤疗伤,以病医病,复复何言?不足企及。
  三、词法举要
  1.差难受些。
  少难受些。你穿上毛衣差冷些,你打上个伞差晒些,你多听大人的话差受罪些。字意不变,用法自组。
  2.婆姨。
  老婆,婆娘,相比起这两个词,这婆姨还是将家里头的稍许年轻化了些。汉化后的加生词。
  3.差说了。
  说差了,说错了。
  4.说低些。
  说话低声些。
  5.浮山上。
  山上头。古诗云:“罗浮山上自有春。”
  6.姑舅。
  既非姑又非舅,如果我叫你妈为姑,你肯定叫我爸是舅,反之亦然。那么咱俩就可以互称对方为“姑舅的”。不知是从什么年代起留下来的称谓习惯。同类的称谓还有“两姨”,你试试看。
  7.伍佰大几。
  550到600元之间。
  8.老生生。
  父母年老时才生下的孩子,称为老生生。陕北话云“老生生,熬油点灯灯”,你说这孩子金贵吧,感情色彩不言而喻。
  9.木囊。
  木纳。方言变音现象。
  10.né(呐)。
  那人,或代他。也是变音。
  11.瞎说流道。
  意为瞎说,流道意同瞎说。
  12.汉性。
  汉子之性也,汉子何性,刚烈之性也。柔能克刚,刚亦能克刚,何为?看谁有汉性,彪悍遗风也。
  13.排开人。
  挤兑人。
  14.乖哄。
  妈妈对孩子说“宝宝乖,听话,妈妈给你买糖吃。”这是乖哄。
  15.衣裳恶水了,谁给他拾刷呀?
  衣服脏了,谁给他洗呀?
  16.茬系。
  机会。系统运行周天运转,对外没在什么机会可以介入,除非是系统本身出现了问题。茬者,断痕也,鬼谷子谓之“罅。”系,极细小也,机不可失,转瞬即逝,是为茬系。
  四、生活事态
  1.寻。
  陕北话里无论去拿一个枕头,还是到柴堆里找一根可做桌腿的木料都是去寻,而不是去拿。欠缺儒释理法的陕北人从不执着于什么绝对是自己的,或不是自己的。山坡坡拦羊晒暖暖,想起了干妹子心软软;——我是世界的表象,得到是天命,得不到亦是天命。去寻,而不是理所当然地去拿我的占有,尽人事以究天命耳。
  2.捞捞饭。
  陕北人原以小米为主粮,小米不能直接焖了吃,那样谷糙气太大,吃了伤人。陕北人是先将小米下锅煮沸,然后捞将上来,摊在笼上蒸熟了吃。这样,小米饭就叫捞饭,用笊滤从汤里捞小米自然就是捞捞饭了。后来大米到了这里也是一样的被捞捞饭了。发展与提升的快乐就是这么展现的:一步将自己完全改换成别人的样子,潜意识里的自卑会和新文明一起将你占有,改变的意义失去了最基本的必要,进步成为了生命的累赘,生存的第一愉悦在哪里?于是大米要吃,但是棗是捞捞饭。
  3.锅脑头。
  就指锅灶,或挨灶的炕头,总之是锅灶周围。上古文字没有虚词,人们敬畏生活中的一切存在,客体本身的主体意识是这些主体的意识本源。人一步步欲成为万物灵主,如今谁还会用这么含混的称呼,锅灶会有头部,哪它的腿不早带着它跑了?就是锅台吧,给它一个定位很容易的。然而塞上人抱朴守谦,不充实而有余地,受儒教虽不足,得易经之谦卦早,非为尚贤崇儒,反朴之途,殊途同归耳。
  4.吃上,活儿,吃不上。
  不管是当个锅炉工还是党委宣传员,这些工作在地道的陕北人眼里都是一个活儿,即保证活着的一种手段。时代的文化因势利导地走向了雕饰形式,而直白的力道却直接指向了造物和自我的神灵。
  5.受苦。
  不是指一般意义上的受苦,而是指在山里种地当农民。陕北的田地大都在山坡坡上,外地人在上面站都站不住,而这里的农民要用牲口一筐筐地往上驮粪,往回驮庄稼。种子下地,一年没有雨水,连种子也收不回来了。没有驴的人家只有顶着日头往山上背了。人生百年,年年如此,一年四季,季季往复,如果这不算受苦,这世上真是没啥苦可受的了。职业的属性被彻底消解了,精神中对它的确立就是受苦。陕北人今天终于在这赤贫的土里掏出了石油,野沟半洼上都网织了油罐车路,地不用种了,龛上树即可。天道轮回,其果有欤。
  6.难活。
  难受,来自其本义“疾病”,我病了就说我难活了。
  7.一满。
  一直,总是,纯粹,根本,完全之意,陕北人的口头禅。一满,阴阳不分,不虚不盈,返二为一。内在系统调节整体运行,使之完全合于至大系统的运转而致永恒,以一满之,大道也,是为宗教,非为下器。
  8.卖青杏。
  青者,轻也,双关语,指责别人的委婉说法。青杏本没啥吃头,人却口涎。卖青杏者,授人以味儿便得了别人的好,岂不像抛媚眼般轻薄。然生命艰难,为不欲之事而得所益,谁人本意?不过世界并非按良知运作,那么有时只能错中致错方能见正理,得以安身立命。君不闻“我不活我,天地惘然(原译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民俗民谚能统传至今是本义和义象的完美结合。既是责备又是谅解,闻者听音,说者无痕。
  9.坪。
  求生不易,但得一处平川好水,就安一处一家,所以陕北地名常叫“××坪。”坪者,平地也。
  10.粉汤。
  以粉条为主要原料做的汤,陕北人的一种主要食品。黄土高原土质疏松,透气性好,很适宜种殖土豆,因此陕北土豆多,以土豆为原料加工成的粉条也就很普遍了。
  11.费。
  费钱。费精力不叫费,因为精力就是为费的,人活下就是这么个事;陕北人的人生观,费的只能是身外之物。
  12.伤了老肉。
  把攒下的老本花了。
  13.打挠(nào)。
  打扰,讨饶,求告,为什么事?为钱。所以,打挠意为向别人借钱。
  14.肩下。
  承担起。
  15.一河滩。
  大大的一堆,类河滩状,无垠无际。
  这一组语言全来自于生活和内在意识。岂独陕北方言,所有的语言不正是由此而生?汉字产生之初,不正是在象形的基础上进行指示的吗。生活世界投射成精神世界,人是灵体,所以意识发祥于我、天、关系,理解我与非我的持恒时产生了宗教情节。语言,棗意识的音韵化就这么流衍出来了。
  16.饥荒。
  不够吃,生命呈现负墒,这里引申为财富的负值,即借下外债了。
  17.瓷。
  如瓷器性状,非常结实,这里指脑子不开化。
  18.不敢嚎了!
  不要哭了。你要是往路上乱扔东西,旁边人说“不敢!”祈使语气用客体的超我意识表达,观照与人爱让我不想进步。
  19.酸曲唱得一沟一洼的。
  民歌只能在沟沟洼洼里产生,寂寞让人求证自我,声象让心象回归,人文初祖,大约如此。酸曲,触感边缘性行为的民歌,陕北民歌的主题之一,官语“情歌”。陕北人语曰:“酸曲”,将味觉之象与心象又替换到了一处。心本无象,以象说心,人本无谛,身命苟诠。
  五、意识音符
  1.一qiú(丘)咯般般的。
  其意为一样,一致。为什么后面要跟这么长的一串虚词。一种方言是否学得地道不光看你的词句掌握如何,还有语音语调,还有尾音,这是一个语言系统的全体。
  客家话有“啦——”,东北话有“——(转弯尾巴)”;陕北话里的更多,许多话后面要跟四个“了(读作lǎo)”,比如说你这个人呀,就说“你了了了了……。”当然,其音韵变化单凭文字是写不出来的,你看这话这么写,可你绝对猜不出这话到底怎么说。他们为什么这么烦呢,不会少了这些虚词吗?汉语言是单音节字,意思很容易说明白,而语气及其赖以展现的音节却不能一下实现。如果我说你这人干啥认真的,你听了会很别扭,如果说成你这人干啥挺认真的,就顺意了,其意根本没什么变化,只不过是音节完整了。一套方言有一套自己的音节系统,几乎是完美的。
  2.馕。
  非常,程度副词,极言程度之大。
  为什么说非常要说náng,不能另换个词吗。这个词从前鼻音发起,再以颚前音转向后鼻音,重厚长大,切中意识本源。在一个语言体系中语意对语音的选择不但是严格的,而且是不可替换的。音乐创作不正是极力实现这种切合吗?
  3.Mú(模)娃。
  指baby, Mú(模)的意象是肌肤柔嫩洁白,富于弹性,几乎没有骨感,阳光下可见贴着身体的细绒。这个词只用来说婴儿的可爱形状。Mú,口前发音,轻吐慢送,用来呈现这种意象自然妥贴。
  4.烂干。
  意为“烂”,“干”是音节语助词。
  5.克搭。
  克。搭是音节语助词。被人克,源于五行文化,即被人欺负。

  方言浅谈于此。一陕北真友尝读文首对话,未及其半,辄答曰:虽是地道,吾不能继续也。读来蜇口,不解其故。吾知以文呈语,已尽所为。然语中字有长短,音有高低,调有抑扬。——余韵控弦,川静山远,鸡鸣喈喈;一笔一纸,岂能拟比。生息活养,文明父母,孺子于此,诺诺何言。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呢称:
 评论内容: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华商论坛江月艺术精品屋风采人物网今日神州网咸阳市太极拳协会和谐陕西网
延安网陕西日报榆林人文网咸阳网粤尚诚粥火锅大陕北网
西部网信天游陕北民歌第一站
©  2006-2018 咸阳市信天游文化促进协会 版权所有 www.xyxtyxh.cn 陕ICP备14000711号-1
联系电话:029-33627513 地址: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人民西路49号 邮编:712000